文章目录

又是一个春节。和以往一样,大年廿九回到了老家。也如以往一样,这一大家子的人也基本上都回到了这个生育他们养育他们的地方。虽然我对这个地方没有太多的情感,印象中在老家最长最长也只是待过十天半个月,小时候也只有每年过年才会回到这里,但也只有回到了这里,才会有二表哥会带着我去街上玩投币街机买一块钱一盒的鞭炮来放,表姐会和我抢零食,也会在小表妹面前装一装小大人。

而如今,两个表哥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我还要把自己微薄的工资掏出来给他们当压岁钱。表妹今年还没有从卫校毕业,她从小不爱读书,以前不论是寒假还是暑假回到老家,过了欺负她的年龄的我总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给她讲题,可是呢,她除了哭还是哭。现在也算是出落得亭亭玉立,一声又一声的“奇哥哥”叫的也真是让我愿意多给她发两百块钱。美丽的表姐还是那么美,从小就是她的脑残粉的我,春节回家还是愿意夸她瘦了、美了。这几年和她联系少了很多,只知道她在成都买了房子,生活也安定了不少,今年也计划着要结婚了,姨妈姨爹没事总从乐山带着狗上去看她。

小一辈的这几个孩子也还算顺利,老一辈的外公外婆的状况却真的让人很难放心。自从前年回到老家外公就已经开始记忆力减退,自己嘴里两分钟之前说过的话马上又要继续重复,现在已经很难将家里的成员认全了。我和爸妈回去外公都要反复打量我,然后才可以把我的名字叫出来。现在的外公沉默寡言,时常走丢,幸好有在县城交警队当大队长的三叔发动整个县城的交警力量,才得以在每一次走失之后全城搜索给找回来。

外婆自从前年在路上走着被人撞了一下导致左臂骨折,去年还能勉强走动和我们到处散步,今年心脏已经逐步开始衰竭,卧床在家,脸部也有浮肿,轻微的走动也会觉得很累。不过好在记性一直不错,脑子还是灵光的。一家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也还能够插上两句。看见我因为工作给了她几百元钱也会眼泛泪光。

年夜饭,一家人入席准备就绪。这个时候外公举起自己手中的杯子站起来,说到“祝大家新年快乐,来年兴旺!”要知道,那一天下午我带着外公出门散步,看着街上挂起来的很多的红灯笼,我问外公这是什么节日,他斟酌了半天回答我说不知道。年夜饭,面对这么多的亲人子女,甚至很多已经叫不出名字来了,却也是激动地说出了上面这样的一番话。话后眼泪流了出来,全家人也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这么些年的春节,我相信这一幕是最最让我觉得难以忘怀和感动的。今后的日子,不求外公外婆康复,不奢求他们像以前一样健康,只是希望我们每年回到老家,他们都还在!让我们再多几个有二老的春节。

春节之于我们的意义有太多。以前从来觉得春节很无聊,真的。因为感觉老家是自己父母生长的地方,自己没有太多的感触。和哥哥姐姐们也因为没有一起成长而少了很多共同记忆,代沟也是格外明显。话不多,也总觉得聊不到一起。家里人总是说我有多高在哪读书,因为我无论回答了多少遍他们也都还会问。但是这一次我发现,也只有春节全家人才会坐在一起,聊聊天说说未来,家里人的情况才会更加清楚一些。也只有这样的时刻才知道自己的根原来一直深深扎根在这里。无论离开多远,实际上都不曾离去。

当然过年也少不了好朋友的相聚,说实话大学放假的时候倒是有不少的时间去找到自己的高中同学聚一聚,工作了之后发现自己再难找到这样的时间。初五当天奋进会在施询之的组织下大家聚了一下,询妹还是那么水嫩,雨哥一点没变,姝妹倒是爱打扮起来。当然大家一直没忘会名宗旨,努力奋进。我们四个人好像也是高中毕业之后第三次完完整整聚在一起吧。那些在高中岁月一同学习的时光,甚至中午私自出校门吃火锅玩电玩下午第一节化学课全部趴着睡觉的疯狂,或许只能留在回忆中了吧。

那天下午更多的高中同学一起在桌游吧里面玩游戏,大家的近况也都了解了一些。大部分人都在北京深圳上海以及成都,读研或者工作,都还不错。除了丹儿在浙江温州国税当公务员,就我一个人在南京啦。我玩狼人游戏确实智商有些不够用啊,角色太多比杀人游戏复杂太多。仇恨值太高的我总是被杀,基本上没当狼人的几盘都是第一轮都over了(哭),每次死了就乱抛烟雾弹结果游戏在我这样一个死人乱说话之后变得更加有趣了。话说我现在还不明白大家为什么都要这么早杀我,妹的有一盘好不容易我是守卫了第一轮忘了守护自己又over了。哎,大家都太爱我,我懂。

高中同学联系确实比较多,初中的就只有一两个还一直联系着。小镇上初四的夜晚,照例是宵夜烧烤摊儿,半年未见,聊的东西也是挺多。哥们人在四川绵阳,女朋友人漂亮,可惜这次没带回来,工作一般,不太满意,最近在准备省考。没想到他也想通了想入公务员一行。不过他有意长留绵阳,绵阳房价不高,生活也不错,也在计划着在绵阳买房结婚了。我打趣说看来我要早些准备礼金了,说好的我要当他的伴郎的说。

最后,12个半火车小时回到南京,已无在四川的温暖。又是新的一年,又是一季的伊始。